plunk1119

蝙蝠铁推文整理

hanmuch:

我蹲在寒冷的极圈旁边,把啃过的粮舔了一遍又一遍......


1.蝙蝠侠对烹饪一无所知 by wwwm/笛子(一发完)


人物性格把握的超精准,写出了钢铁侠与蝙蝠侠不坦诚的爱。老爷成功摆脱厨房杀手黑历史,妮妮也不再是生活十级障碍。特别是妮妮刚吐槽完老爷就被老爷坑回来那里简直笑死。日常向甜饼,适合回味。


“坦诚不是一种方式,坦诚是一种冲动。”


Lof地址:http://wwwm-bi.lofter.com/post/39888d_d3a1288


对角线地址:http://www.all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159&extra=page%3D2


2.Help,Help?Help! by wwwm/笛子(一发完)


起因是复联众对于发色与瞳色的偏好,老爷撩得一手好骚hhh 超短小甜饼,两个Bruce朋友设定,建议搭配后篇食用。


“‘亲爱的Bruce,愿意为您效劳,你的Bruce。顺便说一句,我喜欢棕发棕眼的。’Tony从沙发上滚了下去。”


Lof地址:http://wwwm-bi.lofter.com/post/39888d_417317c


对角线地址:http://www.all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75&extra=page%3D4


3.Tony Stark不愿意成为Bruce Wayne男朋友的30个理由 by wwwm(一发完)


老爷一主动,谁也挡不住啊!装gay老爷好评,主动老爷好评,腹黑老爷好评,特别喜欢老爷以哥谭宝贝形象各种约Tony。前篇续篇,依旧甜饼。


”Bruce举起一只手,‘我先来。你有十分钟的时间构思你一会儿要说的话。’然后他上前一步,抓住Tony的脖子,狠狠的吻上了他。“


对角线地址:http://www.all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77&extra=page%3D4


4.You are real by wwwm(蛇精向一发完)


正复联萌。为了避免变形or伪装系反派冒充,正复两大阵营突破“互不干涉”条约,一系列奇葩的安全识别问题脱颖而出。正复双方的互动超有爱,老爷人形自走Google。我双土豪果然辣!!


”于是他(Batman)问道:‘你做爱时候最喜欢什么体位?’‘Any one you want, honey~’Tony回答,动作缓慢的舔舔嘴唇,‘Just do me~’‘You are real,’Batman这样宣布,然后他补充道,‘I will.’“


对角线地址:http://www.all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18&highlight=%F2%F9%F2%F0%CC%FA


5.Magic League by wwwm/笛子(未完)


某星以脱衣舞为独特的高雅文化,因为某次任务,正联与银河护卫队(Tony在漫画中曾加入)参加宇宙级脱衣舞大赛。哈哈哈哈哈,脑洞清奇,绝对辣眼!


Lof地址:http://wwwm-bi.lofter.com/post/39888d_6d1ad47


对角线地址:http://www.all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588&highlight=%F2%F9%F2%F0%CC%FA


6.Mr&Mr. Smith by wwwm(未完)


特工AU,普通人无能力。Tony是前FBI现神盾局特工,Bruce则是联盟(民间间谍组织)成员。两人一开篇就去婚姻咨询处秀恩爱(并不)。表面冷静自持的老爷,私下暗搓搓的情感流露萌虐萌虐的,这个闷骚我给满分!Clark损友担当,称呼Tony为“你的小金丝雀”(苏爆了!)。叉男乱入演绎贵圈真乱,感觉作者在下很大一盘棋......


“Tony想起了他和Clint争论关于希腊那件事时的对话。‘Bruce没什么可吃醋的,他是个极其理智的人。’Clint翻了个白眼,‘他在乎,Tony,他在乎,你只是没发现而已。’”


对角线地址:http://www.all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242&highlight=%F2%F9%F2%F0%CC%FA


7.如何逼疯你的队友 by wwwm/笛子(未完)


双重身份梗。不顾场合给Bruce表白的Ironman遭到了反击报复。


Lof地址:http://wwwm-bi.lofter.com/post/39888d_6d1ad5c


对角线地址:http://www.all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551&highlight=%F2%F9%F2%F0%CC%FA


8.Blank by wwwm(未完)


灵魂伴侣梗(伴侣身上会有两人初次见面时对方说的第一句话)。Tony身上没有话语,他一直以为自己没有灵魂伴侣,直到遇见Loki,Loki说他其实有,只是对方在第一次见面时没说话?(什么鬼)。我特喜欢Bruce以Brucie宝贝的身份把Batman的联系方式给Tony那段儿,讲真老爷你真的不嫌累么......微虐预警。


对角线地址:http://www.allslash.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192&highlight=%F2%F9%F2%F0%CC%FA


9.Thirty-nine years by 无限墙头的一只烤翅(一发完)


灵魂伴侣梗(名字出现在对方身上)。时间线格式,碎片化叙事。但是真的很戳心啊......39年的自我否定和相互纠缠后,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2016    Bruce Wayne和Tony Stark的照片又出现在了报纸头条。这次是一个简短的结婚公告。“


Lof地址:http://wingcas.lofter.com/post/1ccbfa46_d8067de


作者推荐:


1. wwwm/笛子(lof账号):


对角线上就只是wwwm。蝙蝠铁产粮大手,粮多质量好,但是大多数都只挖不填,坑多(泪目)。但这不妨碍我在这个粮少的环境中拿出来舔了一遍又一遍!现下落不明,如果有gn捕捉到活的太太,记得催更!!!


2. 无限墙头的一只烤翅(lof账号):


图文双修的太太就是圈内的瑰宝!虽然太太现在主产虫铁,但是为数不多的蝙蝠铁粮也超好吃......太太,我们打个商量成不?手头这篇更完了,跪求蝙蝠铁的文!


目前大致扫出来这么多,有些碎片化的东西没加进去,请自行扫作者......还有SY和部分对角线的没看。粮真的好少QAQ,抱住同好们取暖。


未完待续?







【贱虫】孕期注意事项

杂食动物:

*贱虫




*总裁虫设定




*ABO!/Mpreg提及!/OOC慎入




*把荒废在文档里的老文拿出来晾晾_(:3_∠_)


*





走个外链




重发一下试试🙃

【MCU】【托尼中心】痛觉残留(第二次更新)

云渚:

依旧警告:干巴巴的流水账,夹带大量私货。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都是我的锅




作者的话:感谢上一次愿意认真看我写的东西的朋友们。作者是个极度铁唯,本次更新对旺达和队长两个人可能不太友好,请斟酌食用。如果你还是点进来了,依然希望你能够认真看完它。本次主要CB见tag




正文:




埃弗雷特比他们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他来的时候,幻视在厨房泡咖啡,而罗迪在练习走路。这两个人看起来对他的突然到访并不感到惊讶。




就在他要开口询问托尼在哪时,布鲁斯出现了。




“你好,”布鲁斯和他握手,“你一定就是埃弗雷特罗斯了。”




埃弗雷特点点头:“是的我是。”




“我是布鲁斯班纳,请跟我来。”布鲁斯非常绅士。




他们走进了托尼的工作间。




工作间里算不上凌乱但也绝对称不上整洁,地面还比较干净但桌面是一团糟。更别提到处都是的全息投影。




“嘿,埃弗雷特,”托尼快速地打招呼,“希望你别介意,在工作环境下我更自在些。”他注意到托尼戴着护目镜和手套,穿的是普通的T恤而不是西装。




“当然不。”埃弗雷特道,“是我来早了,希望没有让你觉得困扰。”




“别这么客气。”托尼用牙咬下来了一只手套,他拍了拍埃弗雷特的肩膀,“毕竟是我有求于你。”




“我猜这和索科维亚协议有关。”埃弗雷特试探道。他看到桌面上放着的是张机械臂设计图,同时注意到图纸上有布鲁斯的笔迹——他在来之前还是对这些人做了点小研究的,而图纸旁边显然是一个正在组装中的机械臂半成品。




“瞧瞧,布鲁斯,我就说我没找错人,和聪明人说话多么省事。”埃弗雷特的试探显然取悦了托尼,他一下蹦到工作台上盘着一条腿坐下,另一条腿在桌子边晃悠。




布鲁斯无奈地看了看托尼。




接下来的一分钟或者两分钟里,托尼和布鲁斯向埃弗雷特陈述了他们的打算。




“所以,”埃弗雷特的手指敲着桌面,“你们想让我做那个紧急联系人。”




托尼和布鲁斯看着他,表示默认。




“我得说,我找不到什么理由不答应。”埃弗雷特把拇指和食指拢在一起挠了挠自己的眉心,“只是,你们愿意相信我?不怕我背后做手脚?”




“这大概是我愿意承担的风险,”托尼又跳了下来站到地上,“总得赌一把,对吧?”托尼歪着头看着埃弗雷特。




“这么简单的事情,你知道你电话里就可以搞定。”埃弗雷特双手叠在胸前,“为什么特地见面。”




“怎么说呢,显得真诚一些,”托尼道,“毕竟真诚是取得信任的第一步。而且修订协议时,我需要你在场。”




埃弗雷特和托尼相视而笑。




“祝我们合作愉快,托尼。”埃弗雷特伸出手。




托尼握住了它:“合作愉快。”




“咳,我是抛下了瓦坎达大量的事务过来的,我猜总不至于只是待了这么一会就让我回去?”埃弗雷特尽量让自己听起来没那么期待。




“当然不。我们需要你在这里,解决了协议的事情之后,我会和你一起去瓦坎达。”




宾果!等的就是这句话。埃弗雷特在心里比了个剪刀手。




“你可以在这里四处转转,让布鲁斯带着你。”托尼说着又戴上了手套,“我还有工作。”




埃弗雷特转身,似乎是做好离开工作间的打算,但他还是又转了回来。




“你知道,即使你的队友们可以回家,对于巴恩斯来说,这仍然很难。”埃弗雷特看着托尼手中正在摆弄的金属义肢,“这是给巴恩斯的吧,我猜。”




托尼没有回答,也没有看他。埃弗雷特继续道:“这很难做到,他杀了你的父母,而你还愿意还给他一个手臂。”




托尼开始看他了,目光却变得不友好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布鲁斯也产生了防备。




“那盘录像带经过了我的手,”埃弗雷特解释道,“记得我说过想结识你吗?这是原因。一个在知道父母被害真相后却还没对凶手大开杀戒的人,我得承认我感到好奇。”




“你接下来是想说很不幸发现那个人是我吗?”托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布鲁斯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不,”埃弗雷特否认,“认识你,我很荣幸,托尼。”




托尼轻哼了一声。




“巴恩斯他的精神仍然不稳定,”埃弗雷特道,“他所接受的九头蛇的训练,是一枚定时炸弹。如果回境,他要面对的可能是无止境的精神考核。”




“要不要回来,要不要面对这些,那是巴恩斯自己要做的选择,”托尼平淡地说,“我要做的,只是提供给他选择的机会和权利。”托尼敲敲机械臂的表面,“还有这个完好的手臂。”




埃弗雷特看着托尼,像是看着很难解的谜题。他发现自己看不懂这个男人,他看起来孤傲又遥远,但实际上又细腻通透得可怕。“你持续让我刮目相看了,托尼。”埃弗雷特温和地说。




“你也让我刮目相看,你大概是唯一一个见到我之后还不停在夸我的人,这有点让我觉得我前几十年的人都白认识了。”托尼夸张地说,而布鲁斯不赞同地摇摇头。“好了,你们不是还有一整个基地要去转吗?我真的要开始工作了。星期五,来点音乐!”




“如您所愿,老板。”




埃弗雷特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而布鲁斯带着他走了出来。




“那是星期五,托尼的智能管家。”




“这可真的非常神奇。”




“他这里神奇的事情多了去了。”布鲁斯面上带着为友人骄傲的神情,“比如之前他胸口的那个小反应堆。”




埃弗雷特点头。他知道那些。




他们来到客厅。




“幻视!又是这样!你不能再把咖啡渣倒进水槽里了。”罗迪不满地高声说。




“我不认为那是我的问题,罗德上校,”幻视反驳,“毕竟您是控制咖啡渣过滤的那一个。”




“好吧,非常好,既然我打不过你,”罗迪像是不服气地回答,但是他的脸上看不出半分恼火的神色,“星期五,提醒我下次不要和一个人工智能争论。”




“为您服务,罗德上校。”




“这看起来真是一支不平常的队伍。”埃弗雷特看到这一幕,评论道。




“不。”布鲁斯说。




“抱歉,什么?”




“我说,这并不是个队伍。队伍是训练有素的,”布鲁斯说,“但是我们犯错、吵架、分裂,最后却仍然在一起。这不是个队伍,罗斯先生。”




“那么——”




“家庭,罗斯先生。”布鲁斯并未停顿,“无论你曾是谁,曾做过什么,家人永远会给你留一扇不上锁的门。”




“而这正是我们之间所拥有的。”




——————




在布鲁斯带着埃弗雷特离开参观没多久时,托尼从工作室中走了出来。他需要点咖啡因。




“看在上帝的份上啊,”托尼绝望地看着水池,“好了幻视,从现在开始,我正式给你颁布‘咖啡禁令’,星期五,把这个加到你的日常任务里,快。”




“没问题,老板。”




“史塔克先生,这并不是我——”




“嗯嗯,别说话,案件判决,拒绝上诉。”托尼摇了摇自己的食指。




幻视尽力让自己忽视罗迪得意的眉飞色舞的脸。




托尼准备重新开始煮咖啡。




“托尼,”罗迪突然开口,“我知道协议的问题越快解决越好。但是这个人,你确定他值得信任吗?”




托尼一直没停下手里的动作:“理智上来讲,我并不相信他,我和他相处的时间不到二十四小时,对他的了解还要靠星期五的调查。但情感上,我赌了一把。”




“这个赌注有点大。”




“但我有把握赢。”托尼的语气非常非常有说服力。




“如果你输了呢?”




“那情况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我认为史塔克先生所述有道理,”幻视道,“罗斯先生是我们最好的机会,这值得尝试。”




罗迪目光在幻视和托尼之间转了个来回。




他最终什么也没说。托尼知道他这是同意了。




——————




埃弗雷特在布鲁斯带他转过一圈之后到了托尼给他安排的客房。




布鲁斯在走之前对他说:“我尊重你,罗斯先生。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并不信任你。我愿意接受你作为联系人是因为托尼选择信任你。如果你做出伤害托尼的事——”




“请原谅我打断您,班纳博士。”埃弗雷特说,“但是我不会。我敬佩托尼。”




布鲁斯沉默地打量他:“希望你说到做到。”




埃弗雷特目送布鲁斯离开。




在他还没找个地方坐下的时候,有人在敲他的房门。他觉得可能是班纳博士回来了。他无奈地开门。




来人是罗迪。




“你好,罗斯先生。”罗迪主动与他握手,“我是詹姆斯罗德。”




“久仰大名,罗德上校。”




“我知道你会疑惑我为什么来找你,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协议的事情,我并不信任你。只是托尼相信你,而我相信托尼。我希望你不要做出任何越界的事情。”




埃弗雷特有点无力,他把自己刚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我不会的,罗德上校。我敬佩托尼。”




“你最好做到你说的话。”罗迪说道。埃弗雷特再次微笑着目送他离开。




他进屋躺到床上,觉得自己有点明白布鲁斯说的话了。




这的确不是个队伍。




——————




已经很晚了,而托尼仍然在工作间里,他在不停地给金属义肢做调试。布鲁斯走进去,他注意到托尼并没有听自己的提醒在见完埃弗雷特之后去洗个澡换件衣服。他再一次不可避免地看着托尼的胸口——那里并没有个发着美丽蓝光的反应堆,布鲁斯适应了这个很久,但到现在他还是会习惯性地寻找托尼胸口的光。




“休息时间,托尼。”布鲁斯按住托尼还在操纵投影的手,“再多的事情都可以明天再做,你得休息。”




“我只想尽快完成这件事,”托尼拍了拍布鲁斯的手,“你去睡觉吧。”




“在你去睡觉之后。”布鲁斯坚持。




“真的?我们真的要玩这个‘你不做我也不做’游戏吗?得了,布鲁斯。”




“正常人需要睡眠,”布鲁斯不为所动,“你知道我可以随时把幻视叫来拖你上床吧?”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在说什么,他刚‘出生’的你还怀疑他咧!现在倒和他一个战线了?”




“你为什么这么抗拒?”布鲁斯察觉到了不对。托尼没有说话。这不是个好兆头,托尼的沉默往往意味着他又在钻自己的牛角尖。




“你可以告诉我,托尼,一切。”布鲁斯道,“你可以信任我,你知道这个。每个人都有弱点,把它告诉你的朋友并不是示弱。”




托尼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他捏了捏自己的鼻梁,靠在了工作台上,仍然在沉默。然而与之前的沉默不同,托尼的面部表情有软化的迹象,他在组织语言。




“我无法入睡,布鲁斯。”托尼的声音很轻,语速很快,“我无法停止想到泽莫,你看了他的证词了吗?他的亲人在一次意外中过世了。”




“奥创。”布鲁斯了然地接道,他的语气十分沉重。




“我现在回想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提醒我的错误,布鲁斯。”托尼看起来非常疲惫,心理上的,“我们伤害了我们应该保护的人,我们甚至让他们回过头来报复我们。”




“我们的错误,托尼,”布鲁斯纠正他,“我无法安慰你,托尼。我们无法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错误就是错误,无论用什么来粉饰,它的本质不会变,即使是无心之失。这是我们需要承担的愧疚和痛苦,正因为我们还能感受这个,我们才会真正为这个世界多做些什么。而且托尼,这种痛苦并不是你一个人在承受。”




“我本可以做更多。”




“你做的已经足够。”布鲁斯再次纠正他,“人们都犯错,托尼。我这么说不意味着奥创的事能被原谅,但是我们负担起了我们应该负担的责任,我们把伤害降到了最低。”




“做个超级英雄真不是件容易事,对吧。”托尼玩笑地说,但难掩他语气的苦涩。




“它的确不容易,史塔克先生。”幻视从墙外飘进来。




“我的个妈!幻视!你是想把浩克吓出来吗!”托尼被吓了一大跳。“下次走门好吗,我不想再给你下‘漂浮禁令’了,星期五可没时间管理这么多琐事。”




“你显然比我受惊更多,托尼。”布鲁斯说。




“我相信我的处理器完全可以处理这些,老板。您只是在掩饰自己受到的惊吓。”




托尼头疼得扶额:“我的女孩什么时候胳膊肘往外拐了?”




“做个超级英雄,那的确不容易。总是活在不能救更多人也不能救所有人的愧疚和自责中,然而再遇到类似的事情时,他们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去救人。”幻视并未理会这些,他自顾自地解释,“这从不是什么开心或有趣的事,它意味着很多责任。”




幻视的话让托尼的目光变得探究。“这很……人性化。”托尼好像很努力才挑出了这个词,“你看起来从人类世界学了很多。”




“我是从您身上学了很多,史塔克先生。”幻视从半空中落到地上,“您想救所有人,所以愿意为了公民的利益牺牲个人的自由。”




“但事实是,没有人能够救所有人。”幻视补充,“您往自己的身上放了太多的责任,史塔克先生。”




“你把我描述成了耶稣,幻视,”托尼企图用插科打诨蒙混过去,“虽然我的确很希望我能有他的能力一类的,但我不是什么圣人。我甚至不是复仇者。”




“而你依然回到了基地,鉴于你刚刚说的。”布鲁斯指出。“你甚至找到办法把基地的位置告诉了我,不管你承不承认,你始终在为联盟操心。”




“总有人要为最近发生的事负责。”托尼简短地为自己解释。




“就像我说的,您往自己身上放了很多责任。”




“就算这次是我多管闲事,但索科维亚的那些人,那些因为奥创死去的人——”托尼说到一半却无法完成这个对话。他瘫坐到地上,他的胸口又开始疼了。




“托尼!托尼!你怎么了!”布鲁斯被吓坏了,“星期五,检测托尼的身体!”




“扫描完毕,班纳博士,除睡眠不足外并没有任何问题。”




“不是什么大问题,布鲁斯,”托尼剧烈地喘气,“就——就等一会,幻视知道这个的,我没事——”




“你知道这个?!”




“是的,班纳博士。但史塔克先生拒绝让我告诉任何人。”




“上帝啊,”布鲁斯只能紧紧握住托尼的手,希望借此能让托尼感觉好一些,“托尼?你怎么样?”




这次的疼痛比以前的都要长。最终它消失的时候,托尼身上的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衣服。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托尼从布鲁斯的面色看出了威胁。




“从西伯利亚回来之后。”他虚弱地回答。




“而你就一直放任不理?甚至不让别人知道?”布鲁斯看起来不太高兴,这可不太好。




“首先我没有精力,其次别人知道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至少你不用一个人承担这些。”布鲁斯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我会尽我所能找到这个的原因。幻视,越少让人知道这件事越好,除了罗迪和佩珀,其他人都没有知道的必要。”




“我明白,班纳博士。”




“也许这是我应得的,”托尼没有看布鲁斯,他看着地面,“我做了太多错事,我的手上有太多血了。”




“我不能否认这一点,史塔克先生。”幻视站到托尼面前。




“幻视!”布鲁斯试图阻止幻视接着说。




“但是您做的正确的事更多,”幻视没有理会布鲁斯,“人类犯错是无法避免的事。重要的是他们如何面对。您为了自己的错误——虽然我更愿意叫它为失误——惩罚自己,您担负了远超于您所应该担负的责任,您值得所有人的尊敬。我在您身上看到了英雄。”




“奥创的确是个失误,但是它已经得到了妥善的解决。而且,如果没有奥创,也不会有我。”幻视蹲下,他的手按住了托尼的手,“我感激您将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史塔克先生。”




托尼的脸上又出现了那种混合着怀念和悲伤的表情。




“你再怎么讨我欢心我也不会解除你的咖啡禁令的,幻视。”托尼嘴硬地说。




“这并非我的目的,”幻视愣了一下,接着回答,“我只是说了早就应该对您说的话。”




托尼想吐出点“史塔克”式的刻薄回应,但发现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擅长处理讽刺和恶意,还真的不善于应对关怀和好心。




“谢谢。”他于是简短地说。




“我们是朋友,甚至是家人,史塔克先生,您从不必对我说谢谢。”




——————




事实证明托尼的方法是有效的。虽然免不了一番唇枪舌战,但协议的条款仍然得到了修改。埃弗雷特在这中间起到的作用不可忽视,这让布鲁斯和罗迪愿意尝试相信他。




在罗斯带着协议灰头土脸地离开复仇者基地之后,罗迪提出自己的疑问:“虽然队长他们已经免罪,但是如果他们回来之后仍然不愿意签署协议,我们又该怎么办。”




“我们谈过这个,罗迪。他们可以单干,但是这需要庞大的资源和背景。而很不幸过去复仇者的资源就是我。而且如果他们在别的地方把任务闹大,我相信每个地方的政府都会很不高兴。”




“这样做会不会太赶尽杀绝了。”




“罗迪,我从来没想过让他们无路可走。如果今后他们遇到了任何的窘境,那都会是因为他们自己。” 托尼斩钉截铁地说。“而那时我不会再去给他们擦屁股了。” 




“是啊,你就是这么说说而已。”罗迪无奈地说。




“这次我会说到做到的。”




——————




复仇者基地,一层。




托尼从干净的落地窗上看到了尼克弗瑞的映像。




他没有回头,他对着窗外说:“你可真是躲过了所有的麻烦啊。”




“这不是我能插手的。”尼克背着手,“而且看起来你已经完美地解决了所有事。”




“嗯哼,大概除了让你们费劲巴拉找到的美国队长逃到瓦坎达去,的确一切都称你心如你意了吧?”




“我不是你的敌人,托尼。”




“同样你也不是我的朋友。”托尼终于肯回过头,“你为什么来。我相信间谍头子不只是为了看看风景。”




“我有事情要拜托你。”




“这很有意思,上次你有事情的时候是宇宙魔方被偷走了。这次又是什么被偷了?”




“没什么被偷,史塔克先生。”这是个熟悉但也绝不可能出现的声音。直到看到寇森走出阴影他才确定了这件事。




“提醒我下次杀人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他们死没死透。因为这真是非常他妈的让人恼火。”托尼瞪着寇森。




“我很抱歉一直隐瞒着我还活着的事实,”寇森平静地说,“毕竟我的死亡让你们暂时团结。鉴于队伍分裂了,我猜我可以出现了。”




“这听起来真是非常充分的理由,哈?”托尼仍然瞪着他,“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需要你成为神盾局的指挥官。”尼克说。




“神盾局的——啥?!”




“你没有听错。”寇森解释,“从发现九头蛇渗透后,我们长期处于地下。神盾局的力量一直在被削弱。我们需要一个有身份有背景有胆识的新指挥官。”




“暗箭变明枪。”托尼说。




“没错。”尼克表示赞同。




“然后你们找我?我可一直以为我在神盾局黑名单第一呢。”




“你在我们外援名单的第一位。”尼克淡定地指出,“对最近一系列事件的处理让我确信你能胜任。你还是神盾局创始人的儿子。”




“好吧,我真是非常荣幸你能找到我,但我的答案是不,谢谢。”




“你是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吗。”




托尼被这句话冒犯到了:“随你怎么说,弗瑞。我不会加入的。”




尼克觉得自己的头开始疼了。




“那就当做是在报恩吧。你父亲的遗产救了你的命。神盾局同样由你父亲建立,对父亲遗产的分崩离析袖手旁观可不怎么好。”尼克决定采取激烈一点的方式。




“我的父亲不是你谈判的筹码,尼克弗瑞。”




“这不是一场谈判,托尼,”尼克反驳他,“这是一个请求,来自朋友的请求。我来找你,不是因为你有钱,也不是因为你那个聪明绝顶的大脑,而是因为我相信你(I have faith in you)。我相信那个背着导弹冲向外太空的人。”




托尼没有理会他,他持续地看着窗外,好像那里除了一片草地之外还有其他特别吸引人的东西。




过了很久他才说:“我需要考虑考虑。”




尼克知道这意味着托尼基本答应了这件事。




“菲尔会留下,”尼克戴上一个针织帽,这在托尼看来傻透了,“别那么看着我,如果你是一个‘死人’的话你也会这么做的。我走了。”




托尼冲着尼克离开的方向做了个夸张的鬼脸。




“刚刚那种行为我可不会定义为有礼貌,史塔克先生。”寇森颇为调侃地说。




“你省省吧,反正他看不见。”




寇森的眉毛抽动了一下,他接着问道:“那枚盾牌,你带回来了?”




“那是我父亲做的盾牌。我确定我是合理继承。”




“我是想说,这完全是你有权利做出的决定。”




“你在我这边?”




“我们的目标都是民众的安全。”




“我以为你是美国队长的狂热粉丝。”




“他是我的偶像不代表我会认同他做的所有事。”寇森的语调平稳地像河流,“我曾经威胁用电击枪把你击晕也不意味着我不信任你。”




“你留下就是要和我说这些?”




“差不多。不过还有,我曾信仰英雄,托尼。后来我发现这并不是真的。我只是信仰所有愿意牺牲的人。”




托尼看着寇森,他最终说道:“告诉弗瑞,我加入了。”




“你就是不愿意直接告诉他。”




“只能说耍一把间谍之王让我很有成就感。”




(为什么要有这个情节呢,因为作者乐意。【不要打我好吗)




——————




最终他们踏上了去往瓦坎达的飞机。他们指托尼、布鲁斯、幻视和埃弗雷特。罗迪和佩珀留在了纽约。




托尼看着窗外的云层,觉得睡意在逐渐侵占他的身体。感谢上帝他得以在一周之内解决这么多事情。




“趁机睡会吧,托尼。”布鲁斯轻声说,“你不知道落地之后还要面对什么呢。”




“我会的。”




他放任自己进入睡眠。




——————




他醒来的时候,看到埃弗雷特、布鲁斯、幻视和特查拉坐在机舱里。




特查拉?




“落地的时候你仍在睡眠中,史塔克先生。”特查拉解释,“所以我决定等待你醒来。”




“你可以叫醒我。”




“你看起来需要休息。”特查拉把关心的话说得非常自然。托尼觉得有点尴尬,他求助地看向埃弗雷特,只得到后者无奈的眼神。




“我已经休息好了。我们可以走了?”托尼掀开身上的毯子。




“当然。”特查拉站起身,带着他们走了出去。“我准备好了你们的住所,你们可以休息之后再去见罗杰斯队长。”




“不,速战速决。”托尼拒绝了特查拉的提议。“带我去见他们,所有人。我没什么时间和他们一个一个聊天。”




特查拉虽然看起来不太同意,但还是答应了。




在特查拉带着他们走过一个环形走廊的时候,托尼看到了那个巨大的黑豹雕像。




“她真美。”




“每个见到她的人都这么说。”特查拉微笑。




他们最终到了会议室。托尼他们分别落座。




“我已经派人通知了罗杰斯队长他们,他们应该稍后就到。”特查拉并没有坐下。




“坐吧,特查拉,虽然这是我和他们之间的事,但这是你的王国。”托尼看出特查拉不确定自己是否应该留下,于是开口。




“当然。”




特查拉坐下没多久。史蒂夫他们就到了。但是没有巴基。




“你来了,托尼。”史蒂夫率先开腔。




“鉴于你让特查拉发出了邀请。并且我的确需要来跟你们商量些事情。”




“我只是想说,我很抱歉。我不知道罗迪伤得那么严重。”史蒂夫语气很愧疚。




“这事实上和你没什么关系。罗迪是我的朋友,我会照顾好他。”托尼用他一贯的伤人语气回应。史蒂夫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我很高兴看到你不是一个人。”他挑了这句话,“每个人都需要朋友。”这恰好让情况变糟了。




“托尼从不是一个人,队长,”布鲁斯严肃地说,史蒂夫觉得他像是要变绿了,“他也不需要会欺骗他的所谓的朋友。他一直都有家人。”




托尼拍拍布鲁斯的手以示安抚,他把一叠文件扔到了桌子上,“别谈这个了。这是你们的免罪声明,恭喜你们可以回家了。”




史蒂夫拿起那些文件仔细翻阅。




趁着这个时间,旺达试探地叫到:“小幻(Vis)。” 




“我倾向于您叫我幻视,马克西莫夫女士。”幻视礼貌但疏远地回答。




旺达迅速看向托尼。托尼耸耸肩:“我说过了你伤害了幻视的感情。”




“这并不关史塔克先生的事,”幻视皱眉,“我相信我有权利对企图伤害我的人感到失望,马克西莫夫女士。”




“我只是想帮助队长。”旺达为自己解释。




“你是在逃避责任。”幻视道,“成熟的人面对自己的错误并改正它,英雄则承担更多,而你在错误中自我开脱。”




旺达被伤害似的低头。史蒂夫从文件中抬头,阴沉地看着幻视。




“别那么看着幻视,”托尼冷峻地看着史蒂夫,“马克西莫夫,她不是个孩子,她是个成年人。她如果意识到这一点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史蒂夫没有回应。托尼觉得他是找不到话来反驳自己。




“什么条件。”史蒂夫看完文件,问道。




托尼为这个问题惊讶了一下:“我很高兴你问了这个问题,不然我之后提出会很尴尬。”




“首先你们的装备需要全部上缴神盾局,顺说我现在是神盾局的指挥官所以我有权利这么做。其次索科维亚协议你们不必签署,因为很不幸复仇者联盟不复存在所以协议现在只针对个人。还有一点,如果巴恩斯想要回境,他需要进入相关的精神医疗机构进行长期的观察和治疗。”托尼极快地说完,“好了,陈述完毕,问题?”




“我就知道。”史蒂夫攥紧了拳头,“我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你就是要抓着巴基不放是吧?”




“不好意思?我抓着他不放?”托尼十分讽刺地说,“你最好搞清楚,如果我想抓着他不放的话,在西伯利亚他失去的可就不仅仅是一个手臂了。这已经是我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他甚至不需要服刑。如果你能让罗斯那帮人提供更好的选择,你可以现在就把这些文件甩到我脸上扭头就走。但如果你不能,你最好停止对我指手画脚。”托尼烦躁地解开自己衬衫上面的扣子。低低的领口暴露出了一小部分疤痕,摘除反应堆时留下的疤痕。那里的皮肤颜色要更浅一些,还能看出圆形的轮廓。




看起来既强硬(tough)又性感。特查拉有点失礼地盯着托尼的胸口,不合时宜地想。




“我不会回去的。巴基也不会。”史蒂夫没办法反驳托尼的话,他只能通过拒绝表达自己的失望。




“好的。你们其他人呢?跟队长一样吗?”托尼立刻转脸问其他人。没有人回答他。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我们此行的目的完成了,走吧,布鲁斯。”托尼站起身,他打了个响指,门外有人递进来一个大盒子。他拿过来放在桌上打开。




一个完好的金属手臂。




“这是我应该还给巴恩斯的,记得交给他。”托尼说完就大跨步地走到门口。




“托尼。”克林特快步拦住他,“你得给点时间让我们考虑考虑。”




“你们想考虑多久就考虑多久。”托尼解开自己的袖扣,“事实是,我根本不在意结果。我来只是提供给你们选择,至于你们如何选择,那不关我的事。你们包括巴恩斯都可以一辈子呆在这里,谁在意?我们已经不是一个队伍了,我不需要再为你们的所作所为负任何责任。”




“你说我们回去不必签署协议,谁能保证这一点?”山姆问道。




“我可以。”埃弗雷特回答他。“我现在是这个协议的监督者和紧急联系人。”




“我不能够知道他是否会欺骗我们。”史蒂夫提出。




“你现在又跟我谈欺骗了?”托尼好笑地看着史蒂夫,“一个一开始就知道他兄弟杀了我父母却选择包庇的人,现在跟我谈欺骗?你真是让我大跌眼镜,罗杰斯。”




“我说了我很抱歉——”




“你需要抱歉的地方可不止这一个。”托尼冷漠地打断他。“而你也不值得我的原谅。”




“你应该告诉我你的朋友曾经做过什么,罗杰斯队长。”特查拉听到这些话也站起来。“你可以说我自私,但我不想让他人以为我是盲目的包庇者。”




“哇哦,有人能提醒我怎么就发展到这了?还有人记得史塔克甚至把队长和巴恩斯打得逃到了瓦坎达吗?”斯科特做出非常夸张的手势。




托尼更加讽刺地笑了:“你连这个都没告诉你的队友,是吧?”




“我恐怕朗先生所述并非事实。”幻视面无表情,“就我所知,史塔克先生才是盔甲失灵通讯全无被留在西伯利亚的那一个。”




“这是怎么回事。”克林特难以置信地问。




“我相信我陈述得十分清楚,巴顿特工。”幻视不愿意再过多的解释,他相信托尼也不愿意。




托尼没有再多看其他人一眼,他离开了这里。布鲁斯、特查拉、埃弗雷特和幻视跟在他身后。




“我感到很失望,队长。”克林特不愿多言,他追了出去。




剩下的只有那四个人,一叠散乱的纸,还有一个闪闪发光的金属手臂。




(作者认为队长不说西伯利亚发生的事是正常的逻辑,反正队友没问,而且强行包庇二打一这种事说出来也没多光彩。不说是很正常的,而我选择让别人说出了队长自己应该说的话,在队长的队友面前揭穿了他,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作者乐意【请不要打我)




——————




“托尼!”克林特喊住了正在走的一行人,“我很抱歉。”




“你不必抱歉,在整件事里你只是坚持了自己的观点。”托尼停下来,转过身子。




“不,我应该为我在监狱里对你说的话道歉。我那时太生气了。”克林特摇头,“我不知道你不知情,我也不知道队长和巴恩斯把你放在西伯利亚不管。”




“我能理解。”托尼露出了他来瓦坎达的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我从没因此而意图疏远你,克林特。刚才在会议室我也很抱歉,你知道我并非针对你。毕竟你是那个唯一有精力有意愿常和我斗嘴的人。”




“也是那个无论你准头多差还愿意教你飞镖的人,”克林特意识到他和托尼之间从未远离,即使他们站在对立面,“我猜我们没事了?”




“一直没事。”托尼拍了拍克林特的肩膀,“随时欢迎你回家。”




克林特笑了,他给了托尼一个拥抱,之后目送托尼他们离开。




在托尼他们走过了一个拐角的时候,特查拉突兀地开口:“介意我们单独聊聊吗,史塔克先生?”




托尼示意布鲁斯他们先回去休息,他看着另外三个人逐渐离开自己的视野:“你不必问,特查拉。这是你的王国,你想和谁谈话都可以。”




“那么请吧,史塔克先生。”




(作者认为鹰铁关系一直很好,所以不需要过多解释就可以重归于好。如果造成不适,我的锅。)




TBC